王玉文主任浅谈中医治冠心病

作者:天津河北博大医院 2017-07-31 阅读量:
    王玉文主任浅谈中医治冠心病

    天津博大医院王玉文主任行医50余年,以其中医独特的诊疗手段及方式方法,在治疗心血管疾病方面,治疗效果突出。近年来,冠心病的患者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低龄化,面对这一情况,王玉文主任从中医角度对冠心病进行的剖析,帮助广大朋友们,正确认识冠心病,正确理解中医如何治疗冠心病。
    王玉文主任 专家简介

    王玉文主任于六十年代毕业于辽宁中医药大学,后又在北京中医药大学进修,受教于任应秋,刘渡舟,赵绍琴,马雨人,屠金城,许鹏令等中医名家。王主任长期从事医疗工作,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曾在国家级医刊上发表多篇论文,并著有(医林荟萃)一书。其事迹亦被收录到(中国专家大辞典)和(二十一世纪人才库)。

    王主任提倡辨证与辨病相结合;辨证治疗与主攻方药运用相结合;中医理论与现代医学知识相结合。针对患者的病因、病理、病机,通过中草药合理配伍,结合祖方汉法,渗透至患病本根,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短期治疗效果显著,长期治疗更有治未病、拒复发、提高机体免疫力、养护机体等多重功效。

    王主任称,冠心病是指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狭窄,或在此基础上血栓形成、痉挛导致心肌缺血、缺氧而引起的心脏病。“冠心病”古代无此病名,可将其归属于传统中医“胸痹”、“心痛”的范畴。关于胸痹、心痛,古今论述颇多,“心痛”一词最早出现在《山海经》,以后马王堆医书及《黄帝内经》多有论述。以胸痛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西医疾病很多,除了冠心病外,还包括肺系疾病、胸膜疾病、消化系统疾病等。中医相应的疾病还有“虫、注、冷、热、食、饮、风、悸、气、血”等九种心痛。

    针对冠心病有稳定型和不稳定型古代名医大家均有提及

    针对冠心病有稳定型和不稳定型,天津博大医院王玉文主任也指出,早在古代文献中皆有相似的描述,如《诸病源侯论》云“久心痛者,是心之别络为风邪冷热所乘痛也,故成疾不死,发作有时”,此记载与稳定型的症状描述相似。在《灵枢》记载了厥心痛,描述为“痛如锥刺心,…去真心痛一间耳,手足逆而通身冷汗出,…亦主旦发夕死”。似与不稳定型相类。传统中医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对冠心病的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宋朝《太平圣惠方》广泛应用芳香温通和活血化瘀药物治疗胸痛;明代王肯堂提出“治诸般心痛,以开郁行气为主,此其要法也”,主张行气开郁治疗心痛;张景岳提出“肾虚羸弱之人,多有胸胁间隐隐作痛”,主张补肾治疗心痛;喻嘉言倡导“大气论”,反对用木香、三棱等行气破气之品,认为胸痹当以温复胸中大气为主;叶天士认为久病入络,倡用虫类搜剔、辛香入络通血;王清任创血府逐瘀汤治疗“忽然胸痛”,其描述与冠心病相近;清代林佩琴擅用辛滑温通法治疗胸痹,意使其“旋转上焦清阳,疏利膈间痰气,不与胸痞结胸等症混合,则得之矣”。

    中焦气血以补心之极虚 通阳开痹治冠心病

    对于冠心病病机,张仲景认为“阳微阴弦,即胸痹而痛,所以然者,责其极虚也。今阳虚知在上焦,所以胸痹心痛者,以其阴弦故也”。至今对临床仍有中药的指导意义。“阳微”为胸阳不足,“阴弦”指阴邪凝滞胸中。此处之阴邪,不能简单地认为是阴寒之邪,还可包括痰饮、瘀血、寒凝,甚或火邪,但总以郁滞为主。因此,冠心病的治疗或活血、或化痰、或涤饮、或温通、或宣清郁火,总以宣达为主,此即为通阳。仲景虽认为阳微责其极虚,但在胸痹心痛篇中除人参汤外,大都用通阳宣痹之法,尤以瓜蒌薤白类方为主,说明仲景认为“阴弦”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凝滞之邪得以宣散则胸阳可复,邪去则正安。“阳微阴弦”,可以看做是对冠心病病因病机的概括。随着疾病的演变,心阳久伤,病机的主要方面可转变为以正虚为主,故仲景又有人参汤,运化中焦气血以补心之极虚。后之唐宋承仲景之意,多以芳香温通宣散凝滞之邪,通阳开痹为法,但孙思邈亦不忘重用黄芪、人参、当归等益气养血为方以治疗心痛。

    1、蠲化痰浊、宣痹通阳

    现代医学认为,冠心病的主要病理变化为冠状动脉粥样斑块的破裂、出血,导致急性血栓形成,血管闭塞,其中斑块的稳定是防止急性血栓形成导致心肌缺血的关键因素。动脉粥样斑块主要由于动脉内膜类脂质沉积所致,稳定的斑块除了纤维帽的坚固,主要是脂质成分也少。现代中医认为不正常脂质的堆积属于痰浊的范畴,仲景之瓜蒌薤白白酒汤、瓜篓薤白半夏汤不但通阳宣痹,更能豁痰祛浊,是治疗冠心病的一个主要方剂,方中瓜蒌可以重用至30克。黄元御《长沙药解》云:“瓜蒌,清心润肺,洗垢除烦,开胸膈之痞结,涤涎沫之胶粘,最洗瘀浊”;薤白,辛滑通利,善开壅滞。《临证指南医案》云“其气辛则通,其体滑而降,仲景用以主胸痹不舒之痛”。

    2、动脉粥样硬化炎症反应和解毒治法

    动脉粥样斑块的形成,现代医学认为是一系列炎症反应的结果。现代中医认为炎症反应与中医的“毒”邪致病的特点较为类似,因此中医临床往往采取解毒治疗,但验之临床却不能仅仅把炎症当成热毒,只考虑清热解毒之法。毒邪不但有热毒,还有寒毒、湿毒。解毒当分清毒邪的性质,如热毒表现为舌质红,舌苔黄浊垢腻,心烦,可伴有心下痞满,可以选用用黄连、黄芩清热解毒,《友渔斋医话》云“黄连清心火,同瓜蒌、枳实泄胸痞如神”,如用小陷胸汤(黄连、半夏、瓜蒌实),佐以理气活血之品,如郁金、枳实、赤芍等等;寒毒当表现为胸痛,受寒则甚,舌质淡,苔白,脉弦紧,可用荜拨、细辛等散寒解毒,如用宽胸丸;湿毒表现为胸闷痛、舌苔厚腻、四肢沉重,可以在瓜蒌薤白半夏汤的基础上,佐以藿香、佩兰等芳香解毒,《名医别录》记载藿香主治“心痛”、“去恶气”。

    3、冠心病发作期和缓解期治疗侧重不同

    发作期:发作时,病机以气滞、寒凝、痰浊、瘀血阻滞血脉为主。此时治疗应以芳香温通、急开其痹为大法,以使通则不痛。开痹之法,唯气味芳香、性温善通之药方可达到速效止痛的目的。

    缓解期:冠心病缓解期的中医治疗,以减少或防止、心血管病事件发生发作为目的,目前多采用活血化瘀之法治之。临床可根据病情不同,采取安神活血、益气活血、熄风活血、祛痰活血等。

    4、劳累性的中医治疗

    劳累性有一个明显特征,即每因劳累诱发。动则耗气,无论舌脉如何,气虚大多是其病机的一个主要方面。严重的劳累性冠心病患者常有冠状动脉三支病变,病变复杂、严重,狭窄多在90%以上,部分患者甚至由于病变复杂不能采用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和冠状动脉搭桥术治疗。临床治疗此类冠心病患者,如何促进心肌组织毛细血管新生和侧枝循环开放、增加心肌血液灌注是其关键,西医对此尚缺乏有效的方法。传统中医在外科疮疡治疗方面有化腐生肌一法,在促进新生肌肉生长的同时,也伴随着血管的再生。临床治疗冠心病也可参照此法,促进冠状动脉的侧枝循环。

    采用补气法治疗气虚型的劳累性,不仅要补心气、肺气、宗气,还要补中气、元气,惟此才能使贯血脉、主血行的宗气生发有源。难经云:“损其心者,调其营卫”,营出中焦,中焦脾胃气旺,则营血得以化生;卫气出下焦,下焦肾气充足,则卫气得养。如《理虚元鉴》云,“人参大补元气,冲和粹美,不偏不倚,故在阴补阴,在阳补阳,能温能清,可升可降,三焦并治,五脏咸调”。

    冠心痛多发生于中老年人,经曰“四十而阴气自半”,故临床冠心病病人有无肾虚症状,皆可存在一定程度的肾虚。因血脉遇寒则凝,遇热则散。故补肾时应偏于温补,温不生火化燥。

    此外冠心病稳定性,亦有痰浊、湿浊内滞,痹阻阳气(胸阳)为主者,患者多舌苔厚腻或垢腻,舌体胖大,形体多肥胖。动则阳气升发,化清蠲浊,而浊邪遏其升发之势,气血为之不畅或痹阻,致发胸痛。此类胸痛当参用瓜蒌薤白法,佐以理气醒脾化浊法治疗,不可一味补气活血。

    5、不稳定的治疗

    冠心病不稳定性包括自发性、初发劳累性、恶化劳累性。自发性多为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基础上发生痉挛所致,其中也有部分患者可没有明显的冠状动脉病变。血管痉挛,传统中医认为病机多为风证、寒证。验之临床,风证常见两种情况:一为肝肾亏虚、虚风内扰、横逆血脉,此类患者多伴有高血压,遣方治疗可在天麻钩藤饮、杞菊地黄丸的基础上,加白芍、僵蚕、全蝎、秦艽等柔肝熄风解痉,结合丹参、红花、川芎等活血化瘀、调和血脉治疗;二为寒凝血脉,此类患者临床多表现为恶寒怕冷,尤其是胸前膻中、背部心腧穴周围,还可见手足不温、指甲紫暗等。每于夜间或睡眠时发生。此类患者在疼痛缓解时治疗应以益气温运心阳为主,佐以活血化瘀治疗。

    和稳定性相比,不稳定除血管痉挛因素外,还有血小板活化、易于粘附聚集,血栓形成,炎症反应等病理改变。中医认为这是血脉瘀滞较重及血瘀、痰浊蕴而化热酿毒的征象。针对这一病理环节,结合临床舌质紫暗、有瘀斑、瘀点,舌苔黄腻、厚腻或黄燥等体征。

    在本文最后,天津博大医院王玉文主任指出,现在心脑血管疾病死亡率以趋于死亡疾病的首位,所以广大市民朋友一定要多多注意的身体,每半年或一年都要检查身体,有病早知道早治疗,享晚年健康!

地址:天津市河北区宿纬路2号( (中山路与宿纬路交口维多利亚大酒店后身)
电话:022-86268899
网址:http://www.tjbd120.com/